12 月 28 2021 - 12 月 28 2021

EXIST

EXIST

#3《Conscious》創作,創作靈感來自於面對AI演算法的創新與變革,一直以來對於擁有智慧與情感的人類,所產生種種自我意識的衝擊。或許回歸到古神話女媧造人、泰坦神明普羅米修斯與雅典娜替人類注入智慧的種種傳說,人類在自古以來即持續不斷地探討自身存在及希望能夠更靠近造物主及意識的本質吧。在機器人與科技技術越來越能夠仿人的當今,虛擬偶像技術、Deepfake應用於電影產業及藝術策展上,透過FACT模型、NLP演算法,就可以讓電腦替我們完成種種任務及提供解決方案...。以藝術、設計、創作產業的角度來觀看一體兩面的科學發展,師法當今科技藝術研究及整合實驗、國際上多媒體藝術觀點,在科技中的尋求人性本質及「人類意識的主動性」之根本思考。
  # 3 The artistic creation of “Conscious”. The creative inspiration is deriving from AI Algorithm as an innovation and reformation to create all sorts of self-consciousness impacts onto intelligent and emotional human beings; it can be dating back to various legends that Nuwa creates humans in ancient myth, or that Prometheus (Titan deity) and Athena infuse intelligence into humans. Since ancient times, humans have constantly explored the self-existence, and hoped to get closer to the Creator and the consciousness essence. As the contemporary tech and robot appears as humanoid in different scenarios more and more, the S1MONE (virtual idol) technology--- Deepfake --- is applied onto the movie industry and the artistic curation; through FACT module and NLP algorithm, we may have computer substitute us to accomplish various missions and provide resolutions. Viewing the one-with-two-sides science development from the angle of creative industries, we shall model ourself after the contemporary tech art research and the integrating experiment; from the viewpoint of international multimedia art, we can also use it as a fundamental thinking to find out human nature and “Initiative of human consciousness” mixed in th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孤獨】
話/就跟你說了是蜜蜜 繪/葉巽
也許有些人相信自己追求的是物質
但我認為如果誠實面對自己
每個人最終追求的都只是被理解
追求權名利也只是希望被理解的過程
就好像如果我唸了好學校
那我不用開口證明
你一看我的學歷就理解我多聰明
又或是如果我很會賺錢
那我也不用靠嘴巴說
你一看我的存款就知道我多能幹
可是在表現聰明和能幹的背後
就是期待著
自己能被理解成是這樣的人不是嗎
但很奇怪的是
每個人都渴望被理解
卻很少人真的想理解別人
有時候像是一種交換遊戲
我這次認真聽你說話
下次我有苦的話
你也會願意聽吧?
就像去唱歌一樣
你唱的時候我專心聆聽
我唱的時候你也會還我一次吧
不過當然有些人是很自我的
你的理解他當作是他的煩惱是特別值得被理解的
而當你有煩惱的時候他覺得這沒什麼只是說實話
你聽他唱歌那是因為他唱得真的不錯
不過你唱歌他想滑滑手機
只是因為你唱得真的很普通這是自然反應
我最近想起我15歲的時候
寫了一篇寒假作業
代課的國文老師有多逗趣
他剛好講到情溢乎辭和辭溢乎情的時候
就像突然想起來那樣
在全班面前提到我那篇作業
他說我那篇就是辭溢乎情的狀況
不過他也說那篇寫得不錯
所以他直接幫我拿去投了校內文學獎
我不知道他算不算我的貴人
因為在那之前
我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有文學獎這件事
那篇作業後來得了散文組第一名
就像幫我打開了一扇沒有看過的門
讓我進入了我的文青時代
其實我不記得是不是那一篇了
那兩三年我寫了太多太多文章
熟能生巧
後來隨便投隨便得獎隨便錄用
可是我很記得有一篇的開頭
應該就是那篇寒假作業
開頭第一句我寫的是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孤獨"
我忘了後面是什麼
但我記得早在那個時候
我就放棄了被理解這件事
所以我內心的結論是
因為我救不了你
我也不期待你救我
那我也只能想成"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孤獨"
讓自己釋懷一點
不論是對於自己無法拯救別人這件事
還是自己總是被錯誤理解這件事
就接受吧這就是生活的常態
大家就各自解決不要再互有期待
過了兩年我第一次談戀愛
第一次感覺到在這個世界上
有一個人那麼努力去理解我
這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讓我上癮了
讓我忘了曾經是怎麼讓自己釋懷這些需求
我本來是那麼無敵的人
當你不期待別人會理解你
基本上你就是一個無敵的人
也許無情
可是會傷害到你的人只有可能是自己
那就是無敵的狀態
說來不是很光彩
接下來十幾年
我都在尋求這樣的感覺
想要再一次體驗那種
被地球上另一個不是我的人類
那麼努力地去理解
以及理解後的肯定
或是不能肯定後的接受
上一次發生的時候我表現得不好
對方很努力去理解和肯定和接受我
可是我沒有也對他如此
我就是那個以為對方專注聽我唱歌
單純是因為我唱得好聽的自私鬼
從沒想過對方也想被聽懂
所以後來我不斷想再一次體驗當初的感覺外
其實也想贖罪
我想如果再有一次機會
我一定不要再搞砸
我一定要使出渾解數理解那個人
我覺得我自己很盡力
但不知道是不是報應
我那麼認真聽人唱歌
卻再也沒遇到輪我唱歌時也認真聽的人
這樣說太不中肯
當然也遇過幾個非常認真聽的人
可是從他們的評論我知道他們沒有理解
他們只是在表演支持
也許是他們想要維持好一段關係
也許他們覺得是禮貌
又也許他們只是在回報我的支持
又又也許他們真的很渴望理解我只是頻率不同
總之我沒有被理解的感覺
所以其實這並不是簡單的交換遊戲
不是你情我願就能達成的
不是你願意演出理解
我願意演出讓你理解
最後就能皆大歡喜的事情
不像那些詩人說的
只要甘心的話
和誰都能終成愛侶
  Conscious 是一個自主性的計畫,為謬謬藝術於2021年5月進行於社群媒體,以one day one post「繪話」方式的圖文設計為期一個月意義不明的圖文創作,並且收尾於《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孤獨的孤獨》,選擇15張「like」最多的作品展示於Senses of Taipei 安安#03主題中。在大數據及演算法控制下的當今時代,試圖探問follower的多寡,是否與創作者本身價值成正本,而所謂人氣多寡,是否也是「創作價值」的指標?like多的15件作品與like少而淘汰的15件作品,這個過程「人類意識的主動性」參與到底有多少?
本次作品創作方式結合手繪、數位繪畫、設計手法、文字設計等混合方式,同時也嘗試打亂設計與藝術的界線、海報與數位Post的界線,設計除了是完成商業任務的服務,而是可以傳達的重要媒介。
Date
  • 12 月 28 2021 - 12 月 28 2021

Location
  • Taipei, Taiwan

Art Work
  • 安安 – Conscious